首頁 > 書庫 > 青春幻想 > 青春愛情 > 盛夏惘青春(書號:8122)
盛夏惘青春  文/宋丹萍

第一章    久別重逢

  隨著天氣越來越肅殺,人們對于這難得一見的暖陽更是貪婪。

  當陽光從辦公窗直射進來的時候,左希藍才舍得從一大堆文案里面抬起頭瞇著眼睛去深嗅下這冬日的暖陽。伴隨著氣溫的不斷下降,懶人標志的左希藍除了家,公司以外更是吝惜雙腳,午餐都讓同事幫忙帶上來。

  這突如其來的溫暖讓已經很久沒有沐浴過陽光的左希藍此時更是迷戀。站在落地窗前還保持著拉窗簾動作的江玥婷看著坐在辦工桌前一臉陶醉的某人,不禁搖了搖頭,“左希藍你這個女人,是要發霉的節奏么?你知不知道你這個樣子我給你拍下來放到網上,一定會有人說是你剛被刑滿釋放?!?/p>

  左希藍聽到江玥婷這么形容她,頓時一臉受挫的無辜表情,不滿的辯解起來,“什么啊,這么唯美的場景竟然被你形容這么猥瑣,有沒有一點文藝細胞啊?!?/p>

  “文藝細胞有沒有我不知道,又不能扒出來看看?!鳖D了一下,江玥婷繼續說道,“希藍,不要再當烏龜了,真的夠了……”

  夠了?什么夠了?希藍聞言抬起頭驚詫的望向江玥婷,卻發現她一臉沉思的看著窗外。覺察到她的目光,江玥婷走過來,捏住希藍的臉頰,“我是說不能讓咱們的左希藍大美女再繼續單著了,太可惜了,我都替祖國的那些單身好青年可惜?!?/p>

  一直以來,江玥婷都熱衷于給左希藍介紹她們公司里的各種單身男性,當然她事先有先替左希藍把關。她也知道左希藍是不會接受的,可她還是想為她樂此不疲的做著。沒有什么原因,只是想讓她不那么孤單,即使現在她和左希藍走的那么近,她還是知道,有些人,是沒有辦法替代的??墒?,她還是想讓左希藍多些溫暖。

  有些人在心里住了下來,離開的時候那里被連根拔起留下一個洞,任后來怎么修補,都無濟于事,它就那么赤裸裸在那里耀武揚威。

  左希藍剛開始堅決拒絕,奈何江玥婷不達目的誓不罷休,招架不住她的這種熱情,左希藍無奈松口說自己不談辦公室戀情。以為可以換得幾天清凈,沒想到,江玥婷對這件事異乎尋常的熱情,第二天就讓她們家杜佑在單位醫院給左希藍物色了一個軟件硬件都相當不錯的男人。速度之快,讓左希藍瞠目結舌,不禁懷疑江玥婷是不是早有準備。

  最后左希藍迫于壓力倒真是去見了,不知道耍了什么手段,竟然快速跟人家稱兄道弟起來,還讓人家對她贊不絕口,稱做朋友更好。江玥婷則是咬牙切齒,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樣子。

  但這次不一樣,他回來了,希藍該去面對了吧,要不要告訴她呢,那個人為你回來了,三年了,該有個了斷了吧。即使希藍會怪她,可還是不忍心看著她現在這個樣子,除了她以外,現在的朋友都看不到真正的左希藍了吧。

  一邊的左希藍還在抗拒,不停抓耳撓腮一雙大眼睛可憐巴巴的望著江玥婷,希望江大小姐可以放她一馬。沒想到,江玥婷直接無視她,徑直走到自己的辦公桌前,“明早八點,琉璃巷,已經幫你請過假了,你的工作我會替你做完的,你要是不去,左希藍,你會后悔的!”還是先不要告訴她了,也算是一個驚喜吧。江玥婷特意在最后一句加重了語氣,沒辦法,誰讓她左希藍一向陽奉陰違呢。

  左希藍聽到這句話,又觀察了下江玥婷的表情,覺得不像是玩笑話,不禁嚴肅了起來,納悶到底是何方神圣,能讓江大小姐這么重視。

  第二天一早,左希藍慢悠悠的起床,雖然昨天江玥婷的表情非常嚴肅,讓她非去不可??筛袅艘煌?,左希藍明顯有些無視這件事,但又不想回去被江玥婷折磨,反正今天她主動包了自己的工作,難得清閑,不如就出去溜達溜達,會會這個人,最好也把他變成自己陣營的人。就像上次杜佑那個同事,經過她左希藍的發展,知道了他有個電影院的朋友,所以現在左希藍每次看電影都跟同行的江玥婷炫耀這是她的功勞,讓江玥婷很是無語。

  琉璃巷是一家西餐店的名字,在現在故作高雅的叫著各種晦澀難懂的名字以貼近西方文化的西餐廳來說,它的名字應該是一個奇葩。

  第一次來這里的時候,是他們最開始的那種樣子,每個人都沒有開始改變,每個人都單純的是一杯水。

  三年了,距離那個時候。偶爾左希藍也會特意路過它的門前,但是卻不會進去,她害怕記憶突然就像開閘的洪水一樣,不受控制的洶涌而出。對她來說,記憶就是洪水猛獸,她只選擇一直往前走,不去回頭,不敢回頭。她害怕回頭看見那么多人的臉。就當是她怯懦的表現吧。

  每次站在這家店門口,總是聽到陳奕迅和王菲在深情地吟唱,“給你一張過去的CD,聽聽那時我們的愛情,有時會突然忘了,我還在愛著你。。。。。?!被蛘呤谴髋迥莅察o的聲音在空中發酵,“如果我們現在還在一起會是怎樣,我們是不是還是深愛著對方,像開始時那樣,握著手,就算天快亮。。。。?!彼际锹浠亩?,他們年輕的面容從來不曾消失,風中還殘存著他們說過的話:

  顧西米說:“我知道他愛我,即使他不在這個世界上了,我知道,他的愛,從沒停過,所以我怎么敢不微笑過好每一天呢?!?/p>

  喬以森說:“左希藍,我沒有什么能夠給你,只有我自以為是的好,可是你連它都不需要了,我不知道還能為你做些什么?!?/p>

  蕭衣格說:“謝謝你和江玥婷愿意和我做朋友,我要和你們做一輩子的朋友?!?/p>

  。。。。。。。很多很多??墒乾F在呢,誰還在誰的身邊,雖然青春是一場終究會散的宴席,我們說好要牽著手美美的向它告別,可是在結束的時候,我們一個個卻淚流滿面的落荒而逃。

  海角天涯,再也不見。

  原來記著一個人一些事不需要什么提醒,它就在那里,在你觸不及防的時候給你的心臟來一次痛擊。

  后來她連路過都不愿意來了。

  她只知道這家店還在,每天來來往往的人群里,記載著太多的故事。

  不知它是否還記得當年那些熱情洋溢的年輕人,記得那個倔強的少年和那個被他拉著手不知所措的少女。她還記得自己那時候的樣子,清秀不失樂觀,摸著他的額頭說:“林銳,以后,我就是你的陽光?!蹦莻€少年長期因為握著畫筆而有些繭的手覆蓋在她的手上,“謝謝你,謝謝你像一道光沖破了我頭頂的黑暗?!蹦敲礈嘏?,像一幅畫面。一想起他,還有她不想回憶的從前,覺得全身的血液都在倒流,身體每一寸都不可抑制的疼痛,撕裂。

  誰說年少不懂愛情呢,只不過是我們換了種方式表達。身在其中時未必覺曉,只有失去后,滿身的傷痛才會不斷提醒,愛情來過。

  不知道為什么江玥婷會給她介紹人特意選到這里。其實剛聽到的時候,她愣了一下,心里有些猶豫,本能的想排斥,她覺得那個地方屬于她和他,還有他們那群人,其他人都不可以,后來轉念一想,現在他不在了,很多人都不在了,誰去有什么意義呢?自己也好久沒有去過了,看看也挺好。一陣冷風吹來,左希藍不禁緊了緊自己身上的衣服,把頭更深的埋進圍巾里,搖了搖頭,不再去想這些。

  琉璃巷靠近街道的一張桌子前,一位氣質非凡的年輕人就這樣癡癡的望向窗外,看著一個身影由遠及近,漸漸清晰。

  店里年輕的女孩子都在偷偷的打量著這位風度不凡的男人。穿著雖不華麗,卻自有一番高貴質感,尤其剛才這一笑,更是讓這群女孩子一陣小騷動,忘了自己是在工作,小聲議論起來。

  不過林銳倒沒有注意到這些,確切的說,他的眼光和心思早就一直鎖定在不遠處的那位女生身上。她還是那個樣子,冷了只會讓自己的腦袋像個鴕鳥一樣的往自己身上能溫暖的地方鉆去,死也不把自己的雙手拿出來,想著想著不禁嘴角笑起來。

  忽然,他看到那個女生明顯的楞了一下,看著前方。順著她的視線看去,林銳看到了兩個攬在一起走著的戀人,是他們。

  女生還處在驚訝之中,好在反應過來微笑了一下,就擦身而過了,快速的朝琉璃巷走來。

  這個世界還是太小了,林銳想。

  左希藍推開沉重的玻璃門,一眼便看到了那個人。不是她忽視,而是他的光芒太耀眼了,跟從前一樣,在哪里都能讓別人一眼認出來。

  渾身的血液都凝固了,熟悉的眉眼。曾以為再不會見面,沒想到重逢,卻是這樣的場景。什么都沒變,可是感覺什么都變了一樣。

  林銳緩緩走近左希藍,每邁一步都像是一個世紀一樣緩重而悠長。

  “好久不見?!?/p>

  

本站所收錄所有玄幻小說、言情小說、都市小說及其它各類小說作品、小說評論均屬其個人行為,不代表本站立場

Copyright © 2011-2012 云文學網 All Rights Reserved 上海市作家協會 版權所有 上海作家俱樂部有限公司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 新出網證(滬)字59號  滬ICP備12024490號

百度 好搜 搜狗

警告:本站禁止未滿18周歲訪客瀏覽,如果當地法律禁止請自覺離開本站!收藏本站:請使用Ctrl+D進行收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