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关注 科技 财经 汽车 房产 图片 视频 全国

时局

旗下栏目: 国际 国内 时局 热评

腾讯:新竞争发动者 互联网的便利与垄断都因它加剧

来源:新闻网 作者:黎城新闻网 人气: 发布时间:2018-01-01
摘要:原标题:腾讯,新一轮竞争发动者,互联网的便利与垄断都因它加剧|2017 年度公司 中文互联网逐渐变成了围绕腾讯和它的伙伴们建立的中心化网络。 马化腾变了。 20

原标题:腾讯,新一轮竞争发动者,互联网便利垄断都因它加剧|2017 年度公司

中文互联网逐渐变成了围绕腾讯和它的伙伴们建立的中心化网络。

马化腾变了。

2017 年 12 月初,《财富》杂志年度论坛在广州召开,马化腾与《财富》执行主编亚当·拉辛斯基对谈了半小时。这种请大人物上台谈大议题,吸引企业高管买高价票台下社交的活动,对话内容一般都很温和。

本来两人谈的也都是些微信怎么来的、人工智能之类没有棱角的问题。最后拉辛斯基用一个温和的问题结尾“早上马云先生说非常尊重你”,他指的是马云早上被问到与腾讯关系时给出的外交辞令。

但马化腾不打算外交,他接过了话头说自己和马云认识很多年,曾经双方在各自的领域赢得了市场,但现在“大概在十几个地方都有竞争,真的是前所未有的激烈。”

接着,马化腾抨击阿里巴巴在各种场合宣传的“为其它企业赋能”是以中心化思路控制小公司,说“如果以后我百分之百的渠道都在你的生态里的时候,基本上命运就掌握在别人手上了,利润也掌握在别人手上”。他说腾讯要做“去中心化”的赋能,腾讯“不拥有房子,不会说出租给你、让你租我的柜台做生意,而是让你建房子,粉丝、客户,以后都是你的。”

以前,马化腾公开露面基本保持一个谦和的形象,他极少谈论竞争对手,更少这样针锋相对地抨击其它公司。唯一例外是早年的 3Q 大战。2013 年他和马云同台出席众安保险的启动仪式,马云说着阿里做社交挑战微信的计划,他也只是客气地说:“每一个领域一定有细分的优势,大家可以结合自己的优势去占据。”

但过去一年里,马化腾变得活跃起来,先后在朋友圈发评论说 ofo 毫无胜算、支付宝投资共享单车公司害了小投资人。有人发条朋友圈说江湖有个反阿里联盟,他也要去留言说“物极必反”。

乌镇互联网大会上,马化腾参加的饭局,当中大部分都是腾讯投资的公司。马云没有出现在任何一个饭局里,他后来回应说:“这些饭局他们没请我,请了我也没时间。”

伴随马化腾公开形象变化同步发生的是腾讯激进扩张。

2017 年,百度全面收缩,广告业务领先腾讯越来越少。阿里巴巴也不怎么谈社交。

相反,腾讯和它投资的一系列公司进入了阿里巴巴主导的零售市场。美丽说蘑菇街试水、微信团队跟进,微信小程序成了电商平台。

2017 年的最后一个月里,腾讯连着入股唯品会和永辉超市,直指阿里巴巴谈了一年多的“新零售”。而腾讯自己的主业社交和游戏看上去不可战胜,微信越来越大,而这一年最火的《王者荣耀》和“吃鸡”都来自腾讯。

控制着资本和流量的腾讯在过去一年里投资了 113 家公司,比阿里巴巴和百度之和还多 1/3。今天你能想到的每一个互联网生意都有腾讯或者它所投资公司存在。曾经“BAT”三巨头的平衡已经不复存在。

和马化腾所说的“去中心化”相反,腾讯 2017 年的爆发依靠的恰好是一个“中心化”的互联网——一个围绕微信运作的中文互联网。

这个中心化的互联网让腾讯市值在 2017 年 11 月 20 日突破 5000 亿美元,所有中国上市公司里的第一个。

腾讯的巨大影响力甚至让从不对应用妥协的苹果为之破例。微信“赞赏”之争 5 个月后,苹果修改了 iOS 应用商店规则,允许应用接入微信支付“赞赏”数字内容。

传统公司越来越依赖互联网渠道,同时互联网公司开始进入线下生意,腾讯的控制力将会越来越大。

便利的通信是好事,而没什么比一个覆盖所有人的通信工具更便利了。微信作为一个中心化平台简化了企业和个人利用互联网的成本。

但互联网建立之初就是为了“去中心化”,从而避免一个节点影响整个网络。而腾讯向来不吝于利用自己的控制力打击竞争。最近的例子是封杀大量转发双 11 天猫红包的个人用户和公号。

能控制这个网络的也不只是建立它的公司。2017 年年中,《人民日报》、新华社连续点名《王者荣耀》,使得腾讯市值一天内蒸发 151 亿美元。微信对于内容的管制也严格起来,娱乐类公众号批量消失、北京清退报道和一些事件的纪念文章都迅速消失。效率前所未见。

腾讯影响力在 2017 年的爆发,它将带来的更大变化是《好奇心日报》将腾讯选为年度公司的原因。

因为流量和资本,曾经的挑战者沦为腾讯的研发中心

这次《财富》论坛之前,马化腾上一次在海外媒体的活动上长谈还是 2011 年,美国创投媒体 TechCrunch 来北京办活动。

TechCrunch 活动上的对谈颇为尖锐,谈到了抄袭、扼杀创新和腾讯失败的团购业务。马化腾挺坦率地承认了腾讯在扼杀创新上有着类似微软的口碑,说之后要改变,因为一个公司不能做所有事。

2011 那场北京对谈

2011 年,微信刚诞生,还不是中国唯一的社交应用。那年最热的互联网生意是团购,但腾讯拉团购鼻祖 Groupon 合作的高朋网是一场灾难,用王兴在同一场活动的话说“他们做了太多的错事,我不知道从哪儿讲起”。当时的美团刚拿到阿里巴巴领投的 5000 万美元投资。

但随着美团点评的合并,腾讯成了美团最重要的投资人,同时带来资本和流量,阿里巴巴则已经在 2016 年退出。类似行业前两大公司合并还有滴滴快的、美丽说蘑菇街,最后它们也都成了倾向腾讯的公司。

逐渐的,中国创业者需要回答的问题从“被腾讯抄袭怎么办?”,变成了“怎么才能被腾讯看中?”

流量成本和资本决定了一个互联网公司的增长速度。有钱的公司不少,但能触及每一个中国互联网用户的只有腾讯一家。阿里巴巴和京东在线上获得一个新用户的成本早就超过了 200 元,而腾讯拥有的,就是用户。

责任编辑:黎城新闻网

最火资讯

首页 | 资讯 | 关注 | 科技 | 财经 | 汽车 | 房产 | 图片 | 视频 | 全国

Copyright © 2018 黎城新闻网 版权所有 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等其它问题,请在30日内同本网联系。 联系:qidian518@gmail.com 黎城新闻网

电脑版 | 移动版